4月10日22點30分許,6歲半的小學生鄭步詞經過5個多小時的手術,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10日下午,海南省文昌市一輛滿載小學生去春游的客車發生側翻事故。
  這次春游活動由民辦小學欣才學校組織,500多名學生參加。據記者調查,春游活動沒有報批,學校沒做安全預案,有的家長對100多公里的春游路線也不知情。因大巴車行駛速度快釀成事故,造成8人死亡、32人受傷。
  100多公里的春游沒有報批
  “欣才學校組織的春游活動沒有在澄邁縣教育局備案、報批,是違規組織大規模學生外出活動,校長已被警方控制。”澄邁縣副縣長王勝說。
  據瞭解,欣才學校組織學生春游,租賃海航集團下屬的海航休閑車隊14輛大巴車,共載學生586人,於10日早晨8點從澄邁縣老城經濟開發區的學校出發前往文昌龍樓鎮游玩。
  “學校說是自願,但是班主任要求大家都要參加,除了告訴大家每人交100元之外,老師再沒有交代什麼。”9歲的王康勝躺在病床上對記者說。
  據估算,586名學生每人交100元參加的春游,僅此一項學校收費近6萬元。“學校以前也舉行過春游活動,讓老師和學生出去散散心,也有利於學校招生做宣傳。”欣才學校的一名教師對記者說。
  然而,按照教育部的相關規定,各地教育行政部門要加強春游報批管理工作,負責安全工作的領導要親自過問,審核活動方案,嚴格把關。
  從記者目前瞭解的情況來看,這些規定在具體操作中,淪為了“一紙空文”。海南省教育廳廳長曹獻坤對記者坦言:“欣才是民辦學校,組織大規模的學生出游,職能部門此前毫不知情,管理確實有不到位的地方。”
  海口市的一位中學老師說,審批制的本質是限制學校組織大規模、遠距離的學生春游活動,因為要通過審批很不容易,一些組織學生春游活動的學校一般也不會向上級教育部門報批,只要不出安全事故,即使教育管理部門事後知道了情況,一般也不會追究學校的責任。
  高速行駛 不系安全帶 無應急預案
  文昌市交警大隊隊長陳牧介紹,這次事故原因因雨天路滑,司機操作不當造成。春游車隊行駛的這條路是剛剛建成,事故車輛發生側滑,當時的車速最低也在70至80邁。
  一位目擊現場的消防人員說,事故現場有長長的剎車痕跡。“大巴車車身高,這個彎道急,雨天路滑,駕駛員行車速度快,所以車輛就發生了側翻。”
  然而,據記者調查,事故暴露了春游組織者對學生安全的漠視。“坐在大巴車上,我們沒有系安全帶,老師也沒有要求這麼做。”接受記者採訪的五六名受傷小學生說。
  “學校沒有針對此次春游制定安全預案。”欣才學校的一位知情人士說,前幾年學校都組織了類似的春游活動,因為沒出事,所以對安全防範沒有真正上心過。
  “有針對性地對學生進行安全教育,並要制定安全應急預案。”教育部對於春游安全事故的這些規定,卻在學校自以為“沒什麼大不了的安全隱患”的漠視下,最終釀成了重大交通事故。
  “從調查來看,這些確保春游安全的‘硬措施’根本沒有引起校方的絲毫重視。”海南省交警總隊的一位民警說。
  多項安全“硬指標”被環環忽略
  近年來,因組織學生春游引發的校園安全事件在江蘇、甘肅、河南等地區均有發生。 每當一起校園安全事故發生,都會伴隨著當地政府乃至整個教育界的“大反省”和“大問責”:政府部署開展校園安全大檢查,嚴格學校組織春游活動的審批,鼓勵學校嘗試組織緊急疏散演練。
  “學校長期存在一些安全隱患,幾乎沒有什麼校園安全演練,開學初的一些校園安全知識講座也是走走形式。”欣才學校的一位老師說,這次學生春游事故的發生,主要還是學校領導安全意識淡薄、責任缺失造成的。
  多位受傷學生和家長也向記者表示:“對學校組織春游的內容、地點、行車路線,一無所知,此前學校老師沒有和家長進行任何溝通。”
  那麼,對此次重大交通事故造成的傷亡事件,誰應該承擔主要責任,多項安全“硬指標”為何被環環忽略?曹獻坤說,我們將認真核查澄邁縣教育部門是否存在管理責任,一旦發現學校和教育行政部門存在管理責任,將依法追究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目前事故責任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海南省教育廳10日晚緊急下發通知,再次強調學校組織學生開展校外集體活動必須嚴格執行報告審批制度,堅持就近就便原則,切實加強安全教育。
  海南大學校長李建保說,教育工作者是不是以高度的責任感,將可能危及孩子們身心健康與安全的事故降到最低了?有關方面應當問問自己,還有多少校園安全隱患排查工作沒有落到實處?
  新華社海口4月11日電  (原標題:誰為小學生春游“意外”負責)
創作者介紹

hc20hcsu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